清代,陕西渭南有位乡民祝翁,名字失踪不可考,以务农为业,每逢种田收获之时,总是对天祈祷:“老天爷保佑我!”人们故此称其为“祝天翁”。他晚年鳏寡,膝下惟有一子陪同,也学做农务,年已三十,尚未婚配。父子俩孤苦无依,终日出作入息,邻里左右深为同情同情,有人疏导祝翁:“您已白头短发,赶快给儿子娶个媳妇,天天不就有人为你们烧水做饭、送到田垄?”

祝翁笑道:“老天爷保佑,我筋力尚健,待我年老体衰,儿子结婚犹为未晚。”闻者无不嗤笑他贪心小气,生怕娶儿媳花钱。某日,祝翁有事出门,祝子独自种田干活,忽闻杂草丛间有人笑道:“胡子都长这长了,还不结婚?何不助我一臂之力,我做你媳妇。”祝子惊顾,发现四野无人,便专一继续耕作。片晌之后,声音又起:“你不帮我,将要打一辈子王老五骗子(将鳏此一世矣)。”祝子顿悟,想起早年内陆某家有女,未婚先孕,怙恃获知震怒,将女儿缢死,草草葬在此地。念及此事,他“大怖奔归”。

抵家后,祝子犹觉恐惧,双腿战战兢兢,无法安宁。祝翁归家,责问儿子何以中途收工,祝子实言相告,祝翁不信,叱道:“明显是你懒惰自安,还敢拿妖异之事诓骗我?”随后将儿子赶到田舍栖身,不许回家。祝子在庐舍草屋里暗自思忖:“女鬼若来此地,实在是无地可避,何不驯服,也可尝尝裙下欢欣的滋味?也算死而无憾!”他由此不再恐惧,假睡以待,若说之前另有恐惧挥之不去,现在却忧郁对方招之不来。

祝子候至深夜,倦极欲睡,溘然有人轻声细语:“我才来,你怎么就睡了呢?”祝子急遽起身探看,屋外星月皎洁,一位丽妆尤物翩然而至,掩口娇笑,与生前别无二致。祝子与她本就熟识,也不多问,两人相拥入睡,“女本荡妇,子亦伟男”,因而相得甚欢。事罢,祝子问道:“你说要做我媳妇,是真的吗?”女子笑道:“我都已成了你的女人,还用问吗?”祝子摇头道:“否则,所谓为人妇者,照顾我的父亲,生育我的子女,操持家务,远非只为一夜欢好。”

女子颔首应道:“这也并非什么大难事,我生前被怙恃轻贱,死后草葬荒原。现在饱受霜露侵蚀,灌丛缠骸,更怕有朝一日遭虎豹野狗刨掘,徒填口腹。你倘能将我迁葬高山深埋,我自当放心做你鬼妻,一切如你所愿。”祝子疑其诱骗,问道:“鬼也能像人一样生孩子吗?”女子答道:“可以啊,但凡突然身故(暴卒)的人,魂气凝聚不散,床事能攻能受,有身如常,这是自然之理。因病而死的人,就不能这样了。”祝子笑道:“那你早年怀的孩子,也要生下吧!”

,

Sunbet

Sunbet www.bus123.net网络安全巴士站是一个专注于网络安全、系统安全、互联网安全、信息安全,全新视界的互联网安全新媒体

鄂尔多斯新闻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伊春信息港:大龄务农穷小子,喜抱贤惠美娇娘:清代陕西“王老五骗子艳遇记”怪论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洛阳找工作:车路士准备续约基奥特一年 冬窗没走成 这次走不了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