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新闻周刊新闻,4月8日凌晨时分,我守在窗旁,期待能听到零点时刻的欢呼声,然而,那一刻等来的,却是一片幽静。远处的楼里,不少窗户透出灯光,显然很多人还未入眠。

虽然我是一名武汉人,却无从忖度武汉人彼时的心情,我不敢想象,如果是我呆在疫区,忧郁断粮,忧郁染病,解封的日子遥遥无期,没有事情,没有收入,没有目的,那该是怎样的绝望。武汉话把“折腾”叫做“板沙”,并不算一个褒义词,不知道爱板沙、爱热闹的武汉人是怎么熬过这76天的。

4月7日,汉口江滩,迫在眉睫的人们已经出来江边活动了。

接到回武汉采访义务时,即将上战场的兴奋之余,又有些近乡情怯,22岁脱离武汉,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,我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临在疫区坚守两个多月的亲朋好友,我又该若何与那些采访工具攀谈?

3月23日,在武汉封城两个月的时刻,我回到武汉,守候见证家乡的重启。

最先让我感应如鲠在喉的,是一个中小企业主,在他宽敞的办公室里,他不止一次跟我强调,为了我的到来,他提前一天对办公室进行了消杀,直到最后,他说:“我们不怕,就是忧郁你畏惧。”心里马上就犹如压上了石块。

晚上回去和一位此前介入火神山雷神山建设的工程职员通电话,听到她在电话里咳嗽了两声,出于体贴,问了两句,她马上敏感地说:“我就是嗓子痒,已经做过核酸检测了。”放下电话后,说好的加微信也没有下文。

从什么时刻,大大咧咧的武汉人竟敏感至此?看似镇静的背后,又是怎样的隐忍?我不敢想,也不愿想,只是小心地避开这类话题,幸亏我的义务是纪录武汉的复工复产,我很鸵鸟地想,只要我不问,就不用去揭开那些伤痛和恐惧。

实际上,我回来的这段时间,武汉天天都发生着转变,社会秩序逐渐恢复。首先是超市和便利店开了,虽然进店扫码测温有些繁琐,但毕竟可以自由采购了。

3月25日,117条公交线路恢复运营,当天下着小雨,在洪山广场等车时,看到一对母子,本欲上前攀谈,男孩断然拒绝,说他们是要去医院的,没有心情。车来了,我看着强壮的儿子搀扶着消瘦的母亲,在公交车门扫码,然后蹒跚着上车,不知厥后那前往就医的母亲是否安好?

3月28日,进汉通道开启,同时6条地铁线路恢复运营。我坐2号线去汉口火车站,拿着行李的人们马上挤满地铁车厢,即便如此,人人照样严酷遵守隔位坐的原则,宁肯站着,也不愿意挨着坐。两个女孩穿着类似防护服的“雨衣”,扶着行李箱,在粉红色的地铁车厢里显得格外突兀。

路上的车逐渐多了,到厥后,还会遇上堵车。在光谷采访,有时甚至由于找不到停车位绕好几圈,这种转变让人欣喜,但我熟悉的人,大部分照样在家里,除了拿着复工证实的人能收支小区,大部分小区依然执行严酷的管控,扫码测温后,仅能收支两小时。

,

Sunbet

Sunbet www.169894.com Sunbet是进入Sunbet的主力站点。Sunbet开放Sunbet会员开户网址(www.sunbet.us)、Sunbet代理开户(www.sunbet.us)、Sunbet手机版下载(www.sunbet.us)、Sunbet电脑客户端下载(www.sunbet.us)等业务。

鄂尔多斯新闻网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阳江市新闻:亲历:这个都会被疫情改变,大大咧咧的武汉人竟敏感至此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【英超】利物浦防线伤兵潮不止 祖高美斯膝伤挨刀面临收咧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